首页 > 电子报 > 20170913

看完《敦刻尔克》 再读英国“金庸”写一战风云(图)

www.ishenbao.com 2017年09月13日 关键字:
34832_36986.jpg34832_36987.jpg
责任编辑、文:蒋俭|图:出版社提供|设计:阿冰

看过《敦刻尔克》,忘不了那些在历史中显得那么小却又那么鲜活的人物,而最终,一个很遥远的一战年代,变得具体可感,甚至仿佛置身其中,体会到人面对战争的百感交集。一个早已经被剧透了无数遍的故事,依旧吸引人乖乖坐足两小时。同样是用虚构的人物群像,把历史的大事件写得活灵活现,英国畅销小说作家肯·福莱特也做到了。3个月前,福莱特描写二战“世纪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 《永恒的边缘》 中文版终于推出,这三部一共9本厚如板砖的大部头,看上去很吓人,豆瓣上却都得了高分:8.9、9.1和8.1。这套小说第一部的 《巨人的陨落》,早在2007年卖版权的时候,凭一个书名和一个千余字的故事梗概,让世界级出版商展开了激烈争夺,最终成交的版权预付金折合人民币约3个亿……有人把福莱特和金庸做比较。如果从类型来说,两者写的某些小说都衍生自一段历史,就像金庸写宋朝、写李自成一样;福莱特写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五大家族的兴衰变化,让丘吉尔、列宁、威廉二世轮番登场,在十月革命、德皇退位、凡尔赛和约等一系列大事里,和主角们一起纵横天下。看来,书不怕厚,题材也不怕老,就要看故事说得好不好才对。

肯·福莱特第一部小说是因为要花200镑修车才写的

“三部曲”写了7年

每天5、6点就起床开工

Q:“世纪三部曲”(《巨人的陨落》、《世界的凛冬》和《永恒的边缘》)还原了整个20世纪,写出了欧洲五大家族跌宕起伏又错综复杂的命运,涉及美西战争、英王乔治五世加冕、第一次世界大战、十月革命、德皇退位、凡尔赛和约、啤酒馆暴动等一系列历史大事。整个故事从1911年写到1924年,覆盖了第一次世界大战除法国之外的主要参战国。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庞大项目,你为什么给了自己这样一个巨大的挑战?

A:十年前,我想找一部描述整个20世纪的文学作品,但没找到。我想,哈,还没人尝试过写有关整个世纪的小说——除了莎士比亚。莎士比亚用8部戏剧讲了整个15世纪英国王室的故事,从理查二世写到了理查三世。我想,莎士比亚可以写,我也可以写。当然,莎士比亚可以说是人类最伟大的剧作家,所以对我来说,“世纪三部曲”这个项目的挑战很大。刚开始,我其实并不知道能否完成它。

Q:可以具体聊一聊,你是如何迎接这个挑战的吗?

A:为了完成“世纪三部曲”,我花了整整7年时间。首先,我必须对20世纪的历史有充分了解。其次,一部好的小说必须用一些中心人物来讲故事。我开始想讲3个家庭的故事,可是后来觉得不够,就用了5个家庭——这对读者来讲也够多了,但还是可以记得住谁是谁。那几年,我每天5、6点钟就起床开工了。脑子里一直想着我的故事,然后就醒了,我真的很喜欢在我醒来5分钟内就开始动笔。所以我通常衣冠不整,套上浴袍,泡杯茶就坐到书桌前了。而且我总是在改。我不能停止自己要改进的欲望。

我一直深信一点,如果不能严格按照计划推进,我就可能永远都写不完这部书。这是属于全人类的一段伟大历史,伟大到你愿意不惜一切去描述它、呈现它。我说过,我计划花7年时间完成这部书的写作,但是我真的希望自己当初说的是9年,因为时间真的不够用。你不可能写得更快了,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延长每天的写作时间。写的时候,我的确觉得很难,有时有点招架不住。我想,如果不行,我就召开一个记者会,说这个项目做不了,到此结束吧。但第一部小说问世后非常成功,赢得了全世界读者的青睐。后来的两部也取得了同样的成功。读者非常喜欢追随这些家庭的故事,从一部小说读到另一部。

完成小说后

我花钱请历史学家挑刺

Q:你是动笔前就已经想好“世纪三部曲”的整个情节脉络、主要人物关系,还是一边写一边构思?

A:先有故事大纲,我花了整整半年时间写提纲:五大家族中的人物在一战、俄国革命、二战、冷战、女权运动、民权运动、水门事件、肯尼迪遇刺等事件中怎么生存,命运怎么交叉。在整个项目中,这可能是最有挑战性的部分。这个大纲起先很粗略。当时我想,这个大纲可以无止境地继续完善,我还是开始动笔吧。

当然,一边写,我还必须一边构思新的内容。比如在《巨人的陨落》结尾,每个主人公的家庭都生了两个孩子——我需要有新的人物来讲下面的故事。再比如,在写到20世纪60年代的时候,我感到必须把美国的黑人人权运动写进去,所以第二部小说里的一个人物就成了黑人,她的儿子则成为了第三部小说中参加民权运动的主人公乔治。

Q:你对自己小说中的涉及的历史事件的准确性是很在意的,那么,怎样平衡小说的历史真实性和虚构性的?

A:完成一部小说后,我就会寄给那些历史学家去读。我花钱雇他们,是因为我希望他们很认真严肃地对待这件事。他们会告诉我他们看到的问题。举一个例子:如果我的书中写到主人公当时在吃巧克力,但当时还没有巧克力,他们会告诉我,然后建议我改成一个类似的但当时已经有了的东西——无论我看多少历史书,做多少研究,我永远也不会有一个历史专家对一个专门话题知道得多。

我在写这些历史人物时非常小心。我不会去描写历史人物头脑里在想什么,因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所创造的人物脑子里在想什么,我可以让后者去猜测前者。
我敬佩那些进行文学实验的作家

但我从不这么玩

Q:你有过创作瓶颈期吗?A:在我刚开始写作时,我的经纪人对我说,“知道吗,
  • 浏览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