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子报 > 20170913

陈粒:“对,做自己就好!”

www.ishenbao.com 2017年09月13日 关键字:
34829_36981.jpg34829_36982.jpg
在UNITY还有音乐节上,记者两次见到陈粒。第一次是上午彩排结束,陈粒正在等车回酒店。她在椅子上端坐,把包搁在腿上,那架势好像小学生。见到记者来了,她拍拍旁边的空椅子,笑嘻嘻地招呼,“来吧,随便坐,不用客气”,接着就聊开了。第二次见面已经是下午的演出,陈粒一袭黑裙站在台上,气场全开,完全和音乐世界融合在一起,颇有几分睥睨众生的姿态。可演唱到尾声,她又似回到人间,捏着麦克风和台下粉丝互动:“就剩两首歌了,唱完你们继续蹦吧,我要去坐飞机啦……”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陈粒,既分裂又统一,既有趣又正经。

责任编辑:宣晶|文:王雅楠|图:本报资料

画风大变

新专辑有“距离感”

最初认识陈粒的音乐是《奇妙能力歌》,一路走一路成长,她基本每年出一张专辑,慢慢有了《如也》和《小梦大半》,被大家熟知的歌曲也越来越多。7月底,陈粒新专辑《在蓬莱》刚出,画风突变——几乎全英文,时长平均8分钟,音乐风格也和之前截然不同。这一次新尝试,或许是陈粒所追求的平衡性,她说:“平衡就是健康,辣的吃多了忽然就想吃点清淡的。”《申》报:新专辑《在蓬莱》风格大变啊,你能否用一个词来定义新专?陈粒:我觉得是“距离感”,因为这张专辑对听众来说会比较陌生。说实话,英文歌在现在的华语市场上是非常不讨好的事情,会给我和听众造成距离感。但我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所以,就让它在那儿吧。《申》报:有一首《Secret Door消息》,歌词很有意思,创作来源是什么?陈粒:哈姆雷特。(笑)是不是说这四个字就懂了?See a guilty king,see a falling king。(界内界外/一个有罪该制裁/一个沉沦如尘埃)当时恰好在看一本书叫《六人》,介绍六个名人的故事,看到哈姆雷特,发现刚刚好,写歌的时候就写进去了。《申》报:什么时候会忽然有创作的欲望?陈粒:我完全是根据音符来,先自己做音乐,然后就有一些音色和音序的排列会让我特别有把这首歌做下去的欲望。有时也会先看到投稿的歌词,如果哪个比较有画面感和旋律感,我就直接写了。

奇思妙想

音乐管理“杂乱无序”

粉丝形容陈粒的微博有一股浓浓的农场主画风,整天养鸡养鸭养猫练字。这些对音乐有什么帮助?她的回答果断而坚定:“没有,完全没有。”然后一脸嫌弃地形容:“你想想‘鸭屎’,想想这两个字……”除了农场主之外,陈粒还有很多形象,微博简介不停换:会计、国家二级运动员等花样百出。有一段时间,她还喜欢每天改微博的手机小尾巴:“来自93.1斤的……92.5斤的……95斤的iPhone”。为什么现在不改了?她小声嘟囔:“现在放弃了,因为挺重了。”

《申》报:之前微博的小尾巴每天报体重,微博简介也不断改,比较喜欢玩这些奇思妙想的东西,你觉得自己算是一个很好玩儿的人吗?

陈粒:其实这种所谓的有趣是很私人的东西。比如在街上看到一个人在踢石头,你张嘴去问,为什么想去踢这个石头呢,这件事情就会变得很矫情、很没必要。其实,我就是想去踢一脚。我能在自己的世界里感觉好玩,就行了。我也不知道这个频率能不能和其他人对上,因为我不是在追求这个东西。

《申》报:之前你在大学学行政管理,有粉丝却说你在生活上的“行政”不太好。就你个人来说,音乐和生活的最大关联性在哪儿?

陈粒:(笑)对,是不太好,我昨天才刚买了新的电脑电源。如果把行政能力差这方面关联在音乐上的话,我在音乐的管理上也是比较杂乱无章的。我写歌是特别无序的,从风格和时间上都是。当然,创作时候是杂乱无序的,但是发出来就是两回事了,还是有一个计划的过程的。

《申》报:对现在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满意吗?创作音乐的时间占生活多大比例?陈粒:对自己现在的状态还挺满意的。创作的过程……其实比例很难说,因为我平时一些阅读、摘抄什么都算是对我创作有用的一部分,但如果不算这些,只是坐在那里把吸收的东西产出的话,我觉得只占我生活的百分之十吧。嗯,最多了。

不再孤独

是很正经的“陈粒”

陈粒给自己起了很多名字:小煤球、小师妹、粒粒……除此之外,她还热衷于给身边的东西起名字,养的鸭子叫芳芳,自己的虎牙叫欧阳尖尖——因为姓“欧阳”很酷。问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她笑了笑:“这是孤独造成的结果,要不然,我跟谁玩儿呢?”其实这个“小煤球”有很多面,就像她面对庄严,面对流言,面对自己,都有独一无二的生活态度。《申》报:之前有为《我在故宫修文物》献唱过主题曲,当时是怎样一个心境呢?陈粒:其实我一直是一个比较懒散的状态,不管是生活还是创作。所以这个题材对我来说是比较庄严的端正的,这是生活中比较陌生的一块儿。但是效果做出来还算是给我一个蛮大的惊喜,没想到自己也能这么端正,(哈哈哈哈)所以这在我的判断里是一个很成功的合作。影视歌曲的话我很希望多尝试,因为他们能让我探索出一些不愿意去主动做的事情,这是一个很开心的挑战。《申》报:这次上“快男”当评委受到了外界很多质疑,你对这些流言蜚语的态度是什么?陈粒:首先那些东西我不大看,但我知道肯定会有,但要是去看那些东西就是在浪费我自己的时间。大家的标准都不一样,我不可能按照别人的标准来做事情,我自己有自己的标准,而且声音太多了,我也听不过来。对,做自己就好!《申》报:你是一个独立音乐人,如果让你给独立音乐人下一个很“陈粒”的定义,你觉得应该是什么?陈粒:“陈粒”。可以就直接是这个名字吗?因为每个人直接就是每个人,是独一无二的,不用去分那么多。
  • 浏览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