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子报 > 20180110

学霸主播“变形记”

www.ishenbao.com 2018年01月10日 关键字:
60993_57181.jpg60993_57182.jpg60993_57183.jpg
有没有想过,你喜欢的早新闻女主播,曾在亚洲小姐比赛中惨遭“失利”并经历过三年的低落期;早高峰路上你听到的那位广播新闻男主播,直到大学毕业还在忙着做一名盖大楼的工程师;你想了解一下财经领域,却发现那一位“90后”财经女主持,竟在自己的公号里文绉绉地讨论“中国武侠电影的禅意表达”……

这样一群播音主持人,他们可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学霸,可能经历了“半路换跑道”的转变,也可能有着工作与生活完全“分裂”的两面向。但说到自己的职业,他们充满自信,带着满满的正能量。

《东广早新闻》播音员 陈凯:新闻是把一栋楼层层剥开

十二三岁时就被同龄人叫叔叔,刚进单位工作时,跟几个七十年代的同事聊天,对方问他孩子几年级了,他无奈笑道:“我婚还没结呢!”别人喜欢拿他的长相和年龄开玩笑,

叫他“凯叔”甚至“凯爷”。

他是陈凯,《东广早新闻》播音员,一个声音和长相双老成的小伙子。但长相“着急”不是他的最大特征,一个可以盖大楼的播音员,才是他区别于人的标签。

陈凯从小就有文科梦,但家人和老师都不同意。拗不过家人,他大学念了土木工程。

由于父亲是工程师,从小在图纸上爬着长大的陈凯,上小学时就能读懂建筑图纸了,大学前两年的基础课,简直可以“裸考”。所有人都觉得他会子承父业,但黑龙江台的主持人大赛扭转了他的命运。在陈凯就读的那所理科学校,主持人比赛自然不受人重视,海报很快被覆盖在宣传栏下层。也许是命中注定,他看到海报露出的一角,抱着“一轮游”的想法去参赛,命运却因此改变。比赛在他毕业最忙的时候,时间是旷日持久的三个月。“我的毕业设计可是要盖一栋楼出来啊!”他一边设计大楼,一边参加主持比赛。到了后期,

几乎所有选手都是播音主持专业出身,理科背景的他却脱颖而出,获得了去黑龙江电台工作的机会。

台里把他当成记者型主持人来培养。非专业出身的陈凯,有意识地跟着最好的老师学习,“每星期做两篇深度采访,类似于《新闻调查》的现场直播版”。2014年,机缘巧合下他来到上海,而如今已成了东广新闻台的骨干员工。陈凯说:“学土木是盖一栋楼,

而学新闻则是把这栋楼层层剥开,找下面埋着的问题,抽丝剥茧,探究真伪。”

《市场零距离》主持人 江予菲:财经主播文艺心

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时,江予菲放弃了保研名额。她选择回上海,做一名财经节目主持人。老师调侃她:“你这性格,能工作就别读研了!”江予菲笑着解释自己的“散漫”,“是被老师催着交班费的那一类学生”。

转折发生在大一结束后的暑期实习,她成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的一名实习生。实习生活培养了江予菲对财经新闻的兴趣,也改变了她的思维方式。“如果说十一二岁的我,最大梦想是主演一部电影,那么成为财经主播之后,我会想如何成为一部影片的制片人,资金哪里来?团队如何分工?每个人的工资预算怎样?全部考虑清楚再去拍。”原本文艺味儿的个性表达,化作规整的秩序性。江予菲的大学生活,自此成了自习室、食堂、宿舍的三点一线,剩下的时间,从东五环跑去北四环去北大蹭课。自律让江予菲得到了保研资格,也收到了SMG发来的offer,而她选择了后者。在第一财经频道工作至今,她已担任多场国际财经高峰论坛的主持。

但生活中的江予菲依旧保持一颗文艺心。她开公众号,坚持写影评和游记。“前一阵刚发了篇《中国武侠电影的禅意表达》,写了几千字呢!”

记者好奇:“如果有机会做文艺主持人,你还愿意吗?”

江予菲回答:“如果能把艺术品作为金融产品来解析,倒是很想去努力的方向呢!”

《看东方》主持人 何卿:坐在一排“学霸区”

曾几何时,何卿也是芸芸考研大军中的一份子。六点起床,凌晨三点睡觉,每天只吃两碗馄饨。十天年假,她把家里人安排去三亚过年,自己窝在家闷头复习,一番头悬梁锥刺股,奔赴考场。皇天不负有心人,何卿如愿摘得上海戏剧学院戏剧专业研究生的全国第一名。

本科毕业后的三年,是她人生中最低谷的阶段。“比如说主持人大赛,前三名就可以拿到工作offer了,可是你拿了第四名。”不少同学进了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她却远离主流媒体,去了民航系统,做宣传方面的工作。与此同时,何卿不曾停止地学习。“一星期读两到三本书,每天看一部电影,每周看一部话剧。还考了播音主持专业需要的所有门槛证书。”正是这段地狱般努力的三年时光,让她有了东方台工作机会时,才能证照齐全,顺顺利利。

“学习”两个字,深深烙进了她的日程表。现在的何卿不仅是电视台主持人,也是在职研究生。别人眼里的她, 成了标准学霸。曾执导《茉莉花开》的导演侯咏开了研究生课程,只安排在每周三早上上课。“但我早上要做直播的呀!就去跟台里沟通,周三不要排我的直播可不可以?”何卿用其他时间补回早上的直播节目。“不管怎样,每周三必须准时到学校去上他的课,每次都坐在学霸区!”

对何卿来说,学霸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学位,而是流淌在血液里的一种习惯。“就像每天早起后的一杯咖啡,让我沉醉上瘾。哪天忘了学习,都成了一件令我恐慌的事。”
  • 浏览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