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子报 > 20180110

林牧茵:炼出荧屏“博士后”

www.ishenbao.com 2018年01月10日 关键字:
60991_57175.jpg
责任编辑:宣晶|文:《申》报记者 杨笑波 实习生 朱琦|图:本报资料|设计:李敏岚

互联网时代,情绪渲染式的朋友圈转发,并不是新闻;自带热搜体质的微博刷屏,也不是新闻。我们用快餐式的体验,观看影片剧集,却绝不能以盲人摸象式的围观,解读新闻事件。在信息碎片化越来越严重的当下,如何挖掘最有价值的真实信息?这对新闻人的专业素养提出了更高要求。在第六届 SMG“名、优、新播音员主持人”年度盛典上,记者惊喜地发现了不少高学历获奖者。向“学霸主播”进击,正不自觉地成为媒体人的自律。

向电视台的朋友打探谁是“学霸主播”,几乎所有人第一时间都会脱口而出“林牧茵”。这位《新闻夜线》主持人,一口气读到了博士后。

“林主播”有多大能量?约采访时,不巧她正在休假,只能网路联系。记者一口气抛过去20多个问题,特别担心能否在截稿日前得到回应。没想第二天一大早,一个问题不落,密密麻麻的回复就来了。“认真”二字,不得不服!

爱研究,享受做学问的快乐

2005年硕士入学,2014年博士后出站,记者问林牧茵,这长达十年的“半工半读”状态,怎么“熬”过来?她立马否认:“准确说是‘全工全读’!跟全日制学生的要求没有任何区别,跟全日制员工的要求也没有任何区别!”

难怪那么自豪,在念书的同时,她坚守《新闻夜线》主持人岗位,今年还被评为上海广播电视台“优秀播音员主持人”。至于怎么形容这“十年抗战”?林牧茵一改主播台上的严肃范儿,用文字回复记者:“充实(máng chéng gǒu)、完美(yǎo yá tǐng)!”。

《申》报:很难想象,听起来都让人抖三抖的这十年,你是怎么度过的?

林牧茵:怎么说呢……不是在去上班的路上,就是在去上学的路上;不是在直播,就是在写论文。成果也是杠杠滴,硕士博士论文都是优秀,博士后出站报告刊于《高校智库专刊》呈中央及国务院各部委参阅。博士三年除了完成30万字论文,还翻译了两本书。最牛的是没耽误工作,身体没落下啥毛病。

读书与工作是我的两条主线,工作让我生活独立,读书让我精神独立。高效率,是这十年留给工作生活状态的副产品。

《申》报:做学问不轻松,尤其还要兼顾做直播的高强度工作,有没有特别难“熬”的某个阶段?

林牧茵:主要硕士期间压力比较大,学术入门阶段,读得很辛苦。读博士就已经摸着做学问的门道了,心态轻松许多。至于博士后阶段,就开始享受研究问题做学问的快乐了!

《申》报:都说做研究很枯燥,你如何从枯燥中挖掘快乐?

林牧茵:我本科念播音主持,硕博念国际关系,博士后选择哲学系,感觉都是“向后翻腾两周半转体两周半屈体”高难度的专业跨度。但“做学问很枯燥”这句话,对我来说是个伪命题。没有人逼我这样做,如果没有内心的丰富与快乐,我完全可以放弃。我喜欢做人物研究,从李普曼,到胡适,到民国新闻人,到无数哲学先贤。

播音主持、国际关系、哲学,看似三条平行线,在我这里有了交叉点。

《申》报:能否传授下秘籍,怎么能像你这样精力充沛?

林牧茵:用5个20%的精力完成5个80%的工作。比如写一篇论文,花20%的精力可以拿80分,花100%的精力可以拿100分。那么我选择写5篇80分的论文。

爱折腾,喜欢玩出来的成就感

身为学霸中的学霸,林牧茵却把最值得骄傲的一次获奖,给了今年刚拿到不就的上海国际“郎静山慈善摄影大赛”终身成就奖——一个普通人闻所未闻的奖项。她说:“就喜欢玩出成就感的感觉。”事实上,林牧茵所拥有的各行各业证书,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什么乒乓球裁判证书啊,厨师证书啊,摄影家协会证书啊……”此外,她还有时间去翻译专业性书籍。原来是一位如此爱“折腾”的女主播!

《申》报:看你简历,“一不小心”拿到了各种“奇奇怪怪”的证书?

林牧茵:都是兴趣所致,都没什么难度。认识一群朋友,大家一起做喜欢的事情,然后很开心地就拿到了一堆证书。其实我觉得,“学霸”没啥了不起,“不甘于平庸者”才令人敬佩。

《申》报:除了主持人的身份,你还以学者的身份从事过不少研究,还从事过翻译工作?

林牧茵:硕士阶段研究李普曼,变成了他的粉丝,所以后来翻译了他的《幻影公众》。博士期间又翻译了《圣经造就美国》。

《申》报:翻译是一个相当需要沉下心来的工作,主持又是一个不断打开的过程,怎么调整不同状态?

林牧茵:很自然地过度,就像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虽说翻译很艰苦,不过译著出版的时候开心极了!真心不容易的是当老师。我参与了一个“千人计划”,去复旦做过讲座,在华师大也有开课计划。备课要花许多心力,比做主持难多了。

爱被夸,努力让他们喜欢下去

高学历的人,通常会让旁人觉得少了烟火气,甚至不敢接近。采访林牧茵前胆战心惊,但接触下来,长舒口气。说到对母校复旦大学的印象,她会用胡歌饰演的梅长苏作比喻:“极具高贵气质的翩然公子。”还不忘加上一句:“食堂的菜相当不错!”这两个理由,可以给满分。记者问起2018年的小目标,林牧茵没有长篇大论谈工作,讲学术,而是“把字练好,签名漂亮”。

《申》报:很多“大忙人”生活中的自理能力相对比较差,你属于“生活白痴”,还是生活很精致那一挂的?

林牧茵:我自理能力超强,一切井然有序,井井有条,从不拖延。做菜烧饭,所有家务基本上都是自己动手,也会照顾人,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哈!无序是能力不足的表现。至于精致不是我追求的,我喜欢高品质的简单干净。

《申》报:今年书展,你举办了一场读者见面会,不少上海观众慕名前往,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的粉丝?

林牧茵:大部分与我交流的读者是观众,有80多岁的老先生,也有推着婴儿车来的小两口。收获了许多鼓励和赞美,我最喜欢听人夸了,所以要努力继续让他们喜欢下去。
  • 浏览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