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子报 > 20180207

狗狗,让人类不再是一个孤独的物种

www.ishenbao.com 2018年02月07日 关键字:
66135_60373.jpg
文:周海

在我很小的时候,随父母返乡回到上海,父亲说这里是我真正的故乡,但最初我一个朋友也没有,上海话也说得不流利。在学校的操场上,我独自看着新同学们快乐地玩耍,心情低落。只有门卫收养的一只小土狗,热情地跑过来闻闻我,还跟着我的脚跟,又蹦又跳。我至今还记得它,它有一张萌蠢的、热情的、黑黑的脸。父亲从来不担心我没有朋友,因为,他知道我不是一个孤僻的孩子。人生于世,坏人很多,但如果你学不会信任与爱,你也很难有真正的朋友。没有人喜欢孤独地生存在这个冰冷的星球上。

书上说,人类和狗的友谊可以追溯到50万年前,我们的穴居祖先就和狗一起捕猎、居住、分享食物。北极,至今仍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领域,远古时爱斯基摩人就是在狗狗的帮助下,征服了这片荒凉的冰雪世界。科学家常说:狗是这个星球上,唯一可以读懂我们人类表情的动物。人与狗,从来不仅仅是谁养谁的关系,而是一起渡过漫长岁月的伙伴。它懂你,你也要懂它。

1000多年前,唐代伟大的穷诗人杜甫,在成都郊外的浣花溪搭了一排草房子,种田写诗。每次诗人荷锄带月归来,他家的小狗,总是第一个冲出来迎接他。他有一首诗提到了这事:旧犬喜我归,低徊入衣裾(《草堂》)。意思是:家里的那条狗看到我回来了,欢喜得不得了,在我衣服底下钻来钻去。青年时,我到已经成为名胜景点的杜甫草堂参观, 我总是觉得, 诗中那只粘人的小狗,仍隐约在我的脑海里欢快地汪汪吠叫。人宠狗,狗粘人,这份跨越物种与岁月的情感纽带,早已超越了实用的需要。那是一份可以“低徊入衣裾”的相爱与相依。

生活在大城市里的现代人,也许会觉得,你的生活早已用不上狗狗:你不需要让狗狗陪你打猎,也不需要狗狗为你看家,你嫌狗狗叫声讨厌,你看到流浪狗脑子里只有一个脏字,你热衷于夸大狗狗的缺点。但其实要说缺点人比狗多了得多。你出门遇到恶人的机率,显然是遇到恶狗的千百倍。你不需要狗,不是你消灭狗狗的理由,正如,当你不需要其它人时,你也没理由消灭其它人。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学会和其它人共存,同样,我们也要学会和狗狗,和其它动物,一起生活在这个蓝色的星球上。
  • 浏览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