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子报 > 20180711

李健:生活需要仪式感

www.ishenbao.com 2018年07月11日 关键字:
93623_78792.jpg
参加完第三季《中国新歌声》发布会,记者当即决定:追定了这季节目,因为有李健。身边的记者朋友也连连大呼:“我要约李健的专访!”李健加盟《中国新歌声》导师团,是“音乐诗人”,也是脱口秀表演者,还是即兴的。

责任编辑:宣晶|文:《申》报记者 杨笑波 实习生 朱琦|图:本报资料|设计:李敏岚

新晋导师,笑里藏“健”

周杰伦是这样评价李健的:“本来担心新来的导师不敢说话,却发现比前面几位导师都好笑!”

这一次的《中国新歌声》,谢霆锋、李健、哈林、周杰伦组成新阵容。李健戏称,四个男人之间产生了“物理反应”。他跟谢霆锋都是第一次担任“新歌声”导师,哈林则说:“新来了一位段子手,旁边还有一位‘黑脸杀手’。”谁是段子手,谁是“黑脸杀手”,似乎用不着多讨论了。

节目于7月13日起每周五晚登陆浙江卫视。这次采用魔镜转椅,突破盲选设定,改为学员能够看到心仪导师的表情。但导师却毫不知情,强化真人秀的戏剧性,为学员和导师之间的关系拓展了更多可能性。李健则从转椅中看出了新寓意:“把椅背做这么高,暗示我们每个人都有修长的上半身。”

李健专为哈林准备了一个保温杯做礼物。“保温杯象征着友谊之情常温。”杯中还盛满了自己常喝的养生沉香水,这是他为“控场担当”哈林特别贴心准备的:“你话这么多,需要多喝点水润一润。”堪称神补刀了。

没想在哈林喝之前,李健又插了一句:“不信任我的话,我可以先喝一口。”

对方毫不领情地无情拒绝:“你(直接)喝完吧!”哈林无奈地摇头,称这个段子手可能是他最大的对手,甚至为李健发明了一个新成语——笑里藏“健”。

早前总导演会收到导师们的投诉:每次录制实在结束太晚。这次,“三朝元老”周杰伦带头“抗议”,希望录影可以不超过午夜。谢霆锋补充道:“甚至可以提前开始。”只有李健唱起了“反调”:“如果一定要超过十二点,最好不要超过十二点一刻。”

作为华语音乐民谣唱作人的代表,李健将自己的抢人目标锁定在作品最具音乐品质、甚至拥有创作能力的歌者之上:“我希望大家不仅仅欣赏到好的声音,也欣赏到好的改编,好的作品。”

音乐诗人,读书也有仪式感

“我还真没见过林忆莲,因为我晚上都回家,她是不回家的人。”李健的幽默,早在《我是歌手》中就被pick。

他曾经去参加一个荷花节,夏天的室外有很多飞蛾。排在他前面的女歌手唱歌时被一只飞进嘴里的飞蛾噎住了。轮到李健了,他时而张大了嘴,时而眼睛眯成一条线,十分生动形象:“我眼睛大嘴又大,我非常害怕,我就拿麦克风紧紧堵住我的嘴,然后眼睛经常眯着点唱。”

节目中的他,给人的印象温润如玉,优雅文艺。哈林这么评价他:“李健是知性的文艺青年,他的作品像诗一样,很美。”当大家都夸他上了天,李健会淡而一笑地告诉你:“我有时候也会急躁,比如堵车、工作累,我会急躁。”但比起吐槽生活,他更喜欢静下心来享受。以一杯气泡水开始,一天两顿饭,煮煮咖啡,品品茶;收拾房子,养养花;弹弹琴,写写歌,看看书,运动运动……

录制《中国新歌声》,他正儿八经向导演组提出要求:“想要一个除湿器,不光是我,还有工作人员。”从干燥的北方来到梅雨季的南方,他细腻而敏感地感受到了环境的变化,且为他人考虑着,解决问题。

李健的书架,印证了什么叫做“音乐诗人”。曾有记者前往他家,发现书架上除了摆放莫扎特、贝多芬、勃拉姆斯、门德尔松、布鲁赫等人的小提琴协奏曲合集CD之外,还有不少诗集。有野夫的《丘陵之雕》,还有北岛的诗歌传记《时间的玫瑰》。国外作家的诗歌类书籍也不少,诗人茨维塔耶娃的文集,波兰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著名诗人辛波斯卡的两本书被摆在了一起,分别是《万物静默如谜》和《我曾这样寂寞生活》。此外,书架上还有一本宋琳和柏桦描绘故去诗人张枣的《亲爱的张枣》,是一本揭露诗人内心的书籍,非常被诗歌界推崇。

“对我个人而言,读书是一种具有仪式感的行为。就如同写歌词习惯于用钢笔一样,我更钟情于纸质书。古人读书,讲究焚香沐浴、品茗闲吟,追求萧然自远、悠然自足的境界。”

心丢了,那些热爱也就丢了

李健习惯于活在较为慢节奏的状态中,不接无意义的广告、商演和综艺。“我喜欢可控的生活,喜欢隐藏在生活里,喜欢当旁观者。”如果天天都给他排得特别满,像催命似的,那不是他喜欢的状态。

早在水木年华时期,《一生有你》风靡街头巷尾,名利于他早就触手可及。“再做下去,我感觉我快要失去自我了。我知道会有名有利,可是心却丢了,那些热爱也就丢了。”就这样,他以一首《在他乡》告别了水木年华,告别了那个属于他又可以说不属于他的繁华。

不让工作占据生活,不让名利侵蚀生活。在他看来,出名了,随之而来的诱惑变多,但这些外在的纸醉金迷,迟早有天会毁了最初的创作。他曾在采访中坦言,自己连房子都没有。“但是我喜欢弹琴,我买很多吉他。享受自己喜欢的事情更重要。”

他曾像大部分孩子一般,在父母亲戚的夸赞声中,成了别人家的孩子,读了清华电子工程系。4年大学毕业后,打着西装领带,开启了3年网络工程师的上班族生活。这跟他少年时期的生活截然不同:他曾背着吉他走在哈尔滨街道上,每天跟音乐相处三四个小时,功课之余,弹琴写歌才是日常。

热爱了这么久的东西,虽然父母不支持,他也不能轻易放下。本科时,中国音乐学院和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在清华大学开设辅修课程,他沉浸其中。音乐于他,不是通往成功的阶梯,更多的是难以放手的热爱。他渴望、喜欢,享受音乐创作带来的快乐和激动。而不是音乐背后的附属品——虽说这些附属品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 浏览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