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子报 > 20120229

“思想清口”,侬听过口伐?

www.ishenbao.com 2012年02月29日 关键字:
456680.jpg456681.jpg456682.jpg
◎文:《申》报记者 贺雨程 ◎图:本报资料

2月24日晚,世博园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可容纳约四百人的Mixing音乐厅内,听道”“ 二字悬挂在舞台上正中央,观众鱼贯而入,格外热闹。
七点半整,身着白色套装的易观国际总裁于扬手插在裤袋里,出现在舞台上。随着他的提问——“此时此刻,你们真实存在吗”,“听道讲坛”展开了第一场处女秀。一个小时后,身着愤怒小鸟logo的PeterVesterbacka作为当天最后一个演讲者,在观众的掌声下,踱下舞台,对着摄像镜头竖起大拇指。

思想清口?微演讲?

“听道讲坛”是什么?“邀请各行各业的嘉宾,用简单但又不失幽默的语言,通过演讲的方式,来诠释一个伟大的道理。尽管语言是简单的,但所探讨的话题必须建立在一定的思想层面上。”讲坛发起人戴剑飚博士解释道。
为此,有粉丝给它取了个通俗易懂的名字——“思想清口”,起点是思想,又要求单人表演、雅俗共赏可不是清口?“不少人联想到了周立波的清口秀,但其实是有区别的。”戴博士立马“撇清”干系,“我们既不是咖啡,也不是大蒜。听道讲坛可不是供人吃喝的东西,而是需要细细回味、思考的产物。”
和以往的演讲形式相比,“听道”有太多的不同。舞台上,没有话筒支架,没有主席台,连观众也是暗藏的。演讲者独自站在聚光灯下,纯粹地秀出自己的观点。最特别的是,演讲设有严格的时间约定,不得超过15分钟。“其实,对于不少演讲专家而言,两小时的长篇大论难不倒他们,两分钟的总结陈词更是不在话下,难就难在这15分钟。”戴博士打了个比方,演讲就好比跑步。50米冲刺、1500米长跑似乎都没有200米来得可怕。“既需要冲劲儿,又需要耐力,可难倒了一片大师。”
在接到邀约后,不少大师打起了“退堂鼓”。于扬多次短信戴博士,反复推敲演讲主题是否适合,角度是否犀利。“还有人要求推后一个月,让他好好准备,看来大家面对这15分钟的微演讲,压力都很大啊!”

听道:听心的声音,做想做的事儿

目前在中国,类似的微演讲仅此一家。而当初,从提出设想到正式实施,也不过三个多月。
一次,戴博士受邀到复旦做讲座,恰好是两位老朋友担任主持。上台前,三人闲聊,无意中提到了“TED”一词。
“TED”,Technology、Entertainment、Design的缩写,产自美国,该组织会定期邀请科学、设计、文学等领域的杰出人物,分享最新的发现及感悟。譬如,一位外科医生在事业鼎盛时期,放下一切,前往阿富汗充当义工。半年后回国,立刻收到了“TED”的邀约。
“在美国工作时,就曾听说过这个词。经朋友一提醒,突然就动了心,尝试一下又无妨。”一周后,戴博士便做出了初步的设计框架,“虽然抱着一腔热情,但是我们也遇到了不少的质疑。”有人问,当今中国,还有无新的思想、新的观点供人们去分享?也有人说,老外生长的环境,从小就会接受各种与演讲相关的锻炼。但是在中国,不少好的thinker并不一定是好的speaker。
“第一个问题很快就解决了。中国还是存在不少创意点子的,我的朋友圈里就有不少。但是第二个问题确实存在。有想法,却不能很好地表达出来,这样的例子很多。但是在我们这儿,表达能力固然重要,更重要的,应该是切身的感悟,以及独一无二的思想。”
于是,便有了“听道讲坛”。作为演讲者之一的解仑教授对讲坛的名字有着十分独到的看法。他说,道有很多层意思,可以是道德,也可以是道义。但单单从它部首上看,一个“首”加上一个走之底,其实就意味着“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这像极了讲坛的创世之路,听心的声音,做想做的事儿。”

要的是创新再创新

身为“听道讲坛”发起人的戴博士,曾任大学教授,目前经营着一家企业,同时又身兼信息化青年人才协会会长。为了开办这场活动,可没少“利用”他的好人脉。
“我的不少朋友现在都成了讲坛的志愿者,成天帮着我忙东忙西。”据说,这些个志愿者可来头不小,却被拉来了干各种“苦差事”——既出钱又出力,甚至还要负责活动当天照相、接待的工作,员工团队可是奢华得很!
而观众席中,也不乏各行各业的精英人才。在“听道”官网贴出报名表格的当天,便有不少人慕名而来,“你看这些观众填写的申请表格,CEO、教授可不少。有些观众几乎可以直接到台上来给大家开讲座。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
谈到未来,戴博士强调,演讲者也不仅仅针对名人。“不管是名人还是草根,只要他有足够新颖的思想,以及撼动人心的观点,都可来这一试。”但前提是,你的观点必须是崭新的,没有在任何公开场合提起过、讨论过。“我们不要陈腔滥调,要的是创新再创新。”

TIPS
有趣的观点,有趣的人

徐克 河马动画CEO《我正在打游戏,回头再说吧》

“现在的孩子都喜欢真实的东西,别在那瞎掰了!”
徐克平日里,最爱玩网游,接起电话的第一句往往是“我正打游戏呢,回头再说吧”。在他看来,游戏世界似乎比真实世界还要真实。在真实世界里学不到的“诚信”、“义气”、“热血”,都能在游戏里找到,而这些恰恰是他想教予子女却无从下手的。所以,徐克建议家长不要太过干预孩子们玩游戏的行为。“说不定,一打就打出个灿烂的世界。”

于扬 易观国际总裁《我思故我在》

“人类,作为充满智慧的生物。只要脑部数据依旧存在,你的生命就得以延续。”
在于洋看来,因为有了互联网,所以世上的每一件事儿都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某个人过逝了,可他的QQ头像依然存在。数字化生存是否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未来的我们或许都是一组组的源代码,只要曾经记录过,生命就会无休止地延续下去。

解仑 旅行画家《寻常话、非常道》

“听妈妈的话,从母亲的字里面找到一些道理。”
他是16个大学的兼职教授,比起教授,他更喜欢别人称他为“国际旅行家”。他曾跑了将近130多个国家,就是为了收集孩子们的微笑。而在周游各国后,解仑教授用自己的方式告诉大家,祖国妈妈的文字里可藏着不少奥妙。“仔细看妈妈的字,我突然发现,阿拉伯数字不是阿拉伯发明,也不是印度,其实咱们中国早有了。”

郑时龄 同济大学院士《小大之道》

“巨大是不是等同于伟大?”
现在的人们什么都最求个“大”字,拍电影要“大”制作,商讨问题要开“大”会,写论文要定“大”框架……郑院士去过一个城市,总人口不过20万人,却喜欢条条道路都建成四车道,自然无用武之地,最后只得划一块地出来,专门租给房产中介摆摊儿。“小大之道,微小的东西并不见得微不足道,而巨大的东西也不等同于伟大。”

Peter Vesterbacka 愤怒小鸟CEO《小公司、大事业》

“每次来到中国,总能获知目前最红的一款游戏是什么,因为它一定已经被Copy了……”
在设计愤怒小鸟之前,Peter及其团队曾设计过51款大大小小的游戏,都没有打响知名度。Peter想告诉亟待创业的年轻人,想要在一家小公司干出一番大事业,除了在无数次的打击后依然热爱它,还得有一些疯狂。
  • 浏览量

往期申报

热门排行

北京婚博会